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今天看陳升和劉若英的那期《桃色蛋白質》時,我的眼淚像奶茶、侯佩岑的眼淚一樣,從一開始就沒有止住。 陳升一直用刻意或者是滿不在乎的口氣,一次次重複著“我很忙”,“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關心你”,“我們再見”。奶茶聽得是那樣一臉的無奈和無辜,那樣一臉的委屈和心痛。儘管陳升用一種近乎殘忍的方式,尖刻地迴避著奶茶,但每每講到他和奶茶的往事時,陳升的聲音是那樣的低沉、那樣的溫柔…… 他說奶茶在銀川時給他打電話,然後在接完電話後他會立刻去翻地圖看她在的地方;被侯佩岑問到照片時,他慢慢地卻準確地講出照片的時間和地點甚至照片背後的故事。我相信,陳升是那樣深刻地記著他和奶茶之間的每一件往事,清楚地記得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故事…… 在這期節目中陳升給奶茶唱了三首歌,他把他所有想說的話,用他的音樂、他的歌聲全部告訴了奶茶。 當他談到奶茶為什麼挑《風箏》這首歌時,他解釋到最後,說:“她飛得太遠,佩岑,我接不到,接不到……”。 陳升真的是很堅強,看著他低下頭,用他最自然的嗓音講出這些,我分明聽出了話語中的溫柔與疼惜,但是也看到了他的無可奈何、心痛、自責,甚至有一絲絲的悔意,而他,在奶茶早已抑制不住的淚水中,還是故意保持著那樣的驕傲和自負…… 那一刻,我的淚絕不比奶茶少…… 我相信,奶茶是知道陳升心意的女人,她想要的,也許僅僅只是陳升親口說一句承認“他愛她”的話,她想要的並不多——不是承諾,只是認可。所以在講風箏的時候,奶茶會那樣不依不饒地追問陳升,“你可以順著線找,一點點找,一定可以找到的”。 但是,陳升是那樣的理智,他的一句“你白癡啊?怎麼可能?”,鏡頭一轉,看到奶茶那張失落和迷失的臉,就那樣真真地愣在那裡…… 陳升用這種最虛偽卻最真實的方式,讓我覺得他是那樣地在乎她,心疼她,愛惜她。 最後唱那首《然而》的時候,陳升自己吹口琴,吹得很用力。這個時候可以確定只有用嘴巴的樂器才能那麼動情。我想那時的陳升在口琴裡傾注的感情也許比在歌聲裡的還要多。同樣,在唱《然而》這首歌時,奶茶是那樣的高興,她聽不到陳升親口說出的答案,但是,這個男人用他最珍愛的音樂清清楚楚地給了她答案,告訴她:他的回答就是她一直想要的答案…… 我也相信陳升一定是愛奶茶的,只不過這種愛包含了太多的東西----父親對女兒的疼惜,師傅對徒弟的關心,長輩對後輩的憐愛,男人對女人的寵愛,朋友對知己的理解……但是,太多的愛交織在一起,也就會有氣,還會有恨。 越是相知的兩個人,最後對彼此的傷害就會越深。 就像《半生緣》裡的一句台詞----“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 陳升什麼都懂,都知道,聰明絕頂,就像他為數不多卻流傳廣泛的作品,直抵人心,很深,很通透,很豁達。 “奶茶”—陳升為劉若英起的名字,多麼貼切。他可以永遠嗅著她的芳香,卻絕不會一飲而盡。 一個女人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遇到過陳升這樣的男人便會成為她們生命中難逃的劫數。他們是智慧、成熟的男人,通透地看清了世事。年輕的時候,或許覺得遇到這樣的男人是一件幸運的事情,因為他們的智慧可以幫自己打開一扇通往世界的門,讓你迅速地發現一些生活的真相,甚至只是看這樣的男人一眼不用說話就可以將心中的喜悅與委屈全部宣洩掉。但是,不久以後,你便會發現,這樣的男人也很殘忍,他知道世界是怎麼回事,但是他還知道有許多事情沒有辦法改變。而且他們貪玩,總是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即便你是打動他心的那個人,還是很難進入他全部的精神世界。 如果在我生命最華美的時候,有幸遇到陳升之類的男人。我倒願意做一隻風箏,讓他親手放飛了我,然後我把線也一起帶走了,就這樣飛走,永遠不回頭…… 就這樣永遠不回頭地飛走,飛遠,再也飛不回來…… 文章來源:Workday Journal |熊育群的部落格 | 冷馨兒的抑鬱與文學園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 戀之舞☆夏之初 |The Scoop,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 秋季護膚的BLOG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s Daily Update | 魯寧的BLOG |吳稼祥BLOG:用思想來感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