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潔白的雪花,以大地為背景銀裝素裹,江南的人們終於發現驚喜:搖曳的枝條上雪影重重,晶瑩蓬鬆的白雪錯落點綴在綠葉之間,煞是美麗。淡淡白雪之下,綠色的江南大地更加嬌俏動人。恍惚間,多了份柔美和清麗。人們可以在柔柔的世界裡找到與雪共舞的快樂和投入,讓心情在空靈中雀躍。 冬月天,雪花,靜悄悄地飄落著,時而,風呼叫著,像個野性的孩子,從大地上大把大把掀起皚皚白雪,向不會躲閃的樹叢和會躲閃的人群砸去。池塘裡的水、鄉間的田野、山頭林間,甚至飛翔的鳥兒、暢遊的魚兒、玩耍著的孩童們,到處都蕩漾著生機。淺白的雪,讓生活由萌芽到生長到日趨成熟,希望由此定格。 遠遠望去,整個江南都籠罩在一種雪的意境中。白雪就像沉悶色彩中的一抹靈動,讓人心醉。那一抹淺淺淡淡的白雪,煥發了強烈的生命力。透出來的自然是一種亦深亦淺的綠。山林、田野在白雪映襯下,顯現江南特有的清秀,又顯示出波瀾起伏的壯闊。目前薄薄的絮狀雪層上會參差地冒出綠盈盈的小草,就像給大地鋪上了毛絨絨的毯子。而在江南的大大小小湖泊中,淡淡雪影返照綠水,湖泊中生長著四季開不敗的小花,隨著水波蕩漾,與凝固的雪景形成了鮮明對比。 白,生命本色,不悔的追求。移動的,透出濃濃的綠意。一片白雪,淡淡地、散亂地延伸開去,鋪展開來,而一股強大的生命力卻在漸漸醞釀著。淺淺淡淡的白,是生命力的象徵,更是大自然煥發其博大生命力的前奏。古人說:花雪隨風看不厭,更多還肯失林巒。飄飄揚揚的雪花和那江南的雪白世界,甚至可以彌補人們不能盡享山巒綠樹的遺憾。不過江南人是幸運的。 愛雪,這似乎成了江南人的一個印證。記得在孩提時,我和一群小哥們一起,頂著冬天裡的雪,或漫步或奔跑樂趣無比。但是,那腳踏著厚厚的雪發出來的聲音,確是我迷戀的。咯吱咯吱的聲音,像音符一樣跳躍在大自然裡,長大後,倒再也沒有享受過。從某種意義上講,雪已經化做了江南的一種印記,成為人們精神的凝固,並得以傳承,讓人們去充分地參與和體會,感受和親近。 江南的雪總是那麼新鮮,它是江南的冬天裡開放的曇花,美麗且短暫。所以江南人,也總是要懷著賞花的心情看雪,對那忽然一夜間白茫茫的山野感到無比的新奇。因為這裡的雪,它生得很嫩,像小雞小鴨的雛兒的絨毛,很輕很輕地覆蓋在山野上,稍有陽光的觸摸,它們就承受不住,會溶為清清的水滴,洗出泥土上的新綠。 江南的雪總是那麼委婉,完全和北方的雪有著天壤之別。這雪,應著明媚的太陽,和著蔚藍的天空,是多少人的嚮往。這裡是乾淨的,沒有一絲被工業文明親吻過的痕跡,農村的樸實氣息在這裡充實無比,就如雪中一串串的雪印,被延伸開去…… 江南的雪總是給以純潔的媚態,風情萬種地裝飾著江南的冬天,美輪美奐,難以言表,這並不算很冷但還是冷著的冬天,經由時間的封存,卻能夠暖暖地裝在江南人的心裡,像那冷冰卻又熱烈的美酒。 江南的雪總是適合去回味,一次飄雪的造訪,便會給江南一種別樣的美。飄灑的白雪不光要做溫柔的女子,更需要陽剛和偉岸來抒寫江南的厚重。回味的是江南城市與生俱來的不羈和憂傷,幸福、甜蜜與希望。江南,正為下一個春天做好準備,在冬日裡期待春天的綻放……

| 23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已經習慣了初一的生活。習慣了學校的校服,習慣了周圍的人,習慣了七科科目的作業。 現在,一切因為習慣而變得熟悉。可是,一切熟悉卻變得陌生。 穎,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變了,反正就是跟以前有點不一樣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可能是菁的那句話吧。比以前high了?還是……什麼呢? 以前的語文老師出現在眼前,為什麼一下子變得這麼陌生?當那聲音響起時,才一下子習慣了。好久不見的人,可能真的會變得有些陌生吧。而再接觸,又熟悉起來。 時光荏苒,也只能默默等待。 等待著又一個相遇的人,等待著又一個相知的人。 時光荏苒,等待也只能是徒勞。 我不知道為什麼,並不喜歡成群地在一起。只喜歡兩個人,或三個人,走在一起。 默默地,只能默默地尋找這樣的人,任時光荏苒。 已經習慣了許多,許多人也都是朋友,而真正的,我想要的,那個相遇的人,在茫茫人海中卻是如此難相逢…… 默苒,默默地,任時光荏苒。 亦曉諾還是亦曉諾,但現在的亦曉諾,是言默苒。 言默苒。以後不會再輕易改變了吧。 可以叫我默默,小默,小苒。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吧。只是你們要習慣,我是言默苒。

| 16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冬日的午後,常常去附近的公園走走。 我所在的小城,是名副其實的小城。除了幾條街肆的熱鬧,熱鬧中透出的髒。鮮有可去的地方了。 有兩座小園子。一個是我兒時生活的地方,伴過我的童年,少年,一個是我的現居地,陪著午後的我。慢慢走向日落。兩處園子,似乎都跟我有緣,是小城對我的眷顧。 城郊外的園子略大於城內的那個,也新。還是不大,也就是近處人們散步的地方。冬天時,那些供孩子們遊玩的娛樂設施就都關閉了。偶有散步的,牽了狗。溜躂著走過,再就是我,閒來無事,總要去走走,或散步,或健身。 天氣不好的時候,園子裡便見不著人了,管理園子的那些人,縮在兩個敞開的門旁的小平房裡,屋裡生了火,四方格子的窗戶上,漾著一層霧氣。外面的人看不清楚裡面。卻是園子唯一可見的活物。 不是的,還有其他的生物。 一條人造的河窪,裡面藏了一些魚類。只是它們不喜歡探出水面,招惹那些調皮的孩子,便常常呆在深處。盯著水面看過,水不動,魚肯定是不動的。 再就是園子 裡面有些密匝的樹林處,有鳥落在樹梢,那是 人夠不著的地兒,它們悠閒的享受著人類留下的有限的寧靜。 還有我。有時候想,這園子是上帝造給我的。即使家居,也少不了與家人相處,友朋造訪。而這園裡,尤其是落過雪之後,竟是我一人之所了。 僻靜,安謐,走著走著,看眼前的景色迷濛,即將墜落的日也是恍恍惚惚的,和天地之間的區別,像一件舊衣裳的明處和暗處,少了分明的圖案和色彩。 除了頭頂的鳥叫,腳下沙沙的踏雪的聲響,人間的聲音在這裡就關閉了。 而此時,一場巨大的演出就開始了,我叫它做寂寞。天地之間,諸神紛紛出手,演奏著即興的樂章,既自由自在,無章無法,又琴瑟和鳴,美妙動人。在寂寞的誘惑下,所有的生物,存在於天地間的,樹跳著樹的舞蹈,草扭著草的秧歌“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這時候,你會發現,連那些新的舊的建築都是舞林高手;高堂,廟宇,演示著各自的輝煌和寂寞。迷濛中,分不清今人個古人。 我不知道今生我們有沒有過約定,抑或是前世,總之,你來了,你就是一切。你是我人生的導演,我是你一閃而過卻可以定格一世的場景…… 雪落在園子裡。我的園子,我的寂寞,在黃昏。我把自己的心掏出來,剪成雪花的樣子,揚在天地間,和雪花一起寂寞著,盛大著。 慢慢地,天地澄明,進入寂靜深處,一切物事不在,心擎成一個碩大的園,無邊無涯,無聲無色,無緣無結,天地為廬,人遁入其間,園耶人耶,已經不很分明了。 依然是走著,踽踽,卻充實,頂天入地。 想起張愛玲的話:人生如路,需在荒涼中走出繁華的風景來…… 小小的園子,讓我享足了一個人繁華,一個人的熱鬧。我對著寂靜,一揖到地,謝謝。

| 9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水鄉的清淚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水鄉入夢 打濕潺潺小溪 你是否還在 林間繡著 薄紗的裙裳 美麗鄱陽湖啊 竟隨水鄉遠去 青萌綠茵下 眼中滴落 你的清淚 我的歡心 (塗湘奇作於浙江龍灣甌江QQ407973408)

| 7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如同往日。 光芒從那邊升起,又在此墜落。 我沒有翅膀,我不能飛翔。 只能站在地上,仰著頭,朝著天空,張望…… 我真的不會寫成篇的東西了,這可是蛻變?還是思想都變得零散了? 有些東西明明還在,卻又不敢觸碰了,蒙住自己的眼睛,讓它們都暫時消失,哪怕只是在眼前。 日子久了,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逃避些什麼,過去的那些理由都變得蒼白,如同海浪擊打岩石過後留下的泡沫,殘碎…… 我要的幸福沒了模樣,模糊的如同一張網,處處需要彌補,時時延伸開來。 找不回來的東西變作每日裡的陰霾,每一寸空間都有她的影子,影子中蕩著罌粟一般的誘惑! 憂傷的眼淚,歇斯底里的行為,我卻有些偏愛,到底意義何在呢? 就是這種莫名的感覺才最讓人恐懼,因為不是生活在現在,也不在未來。 只是沉醉,在過去的那些日子裡,悠悠的飄蕩,幽靈一般,找尋著丟失的愛… 那些可是悲哀?可是一直不願離開的深愛?可是相反的現在呢? 那些永遠不可能回來的… 如同以往…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吧,只有文字才能撫慰心靈上的傷,或者說成是再次重溫那種疼痛,只是方式不同罷了。 我不要安慰,也不要所謂的同情,同情無異於憐憫,這與鄙視只是形式不同而已。 我願意撕開傷口,明知道會有疼痛,撕心裂肺,錐心刺骨! 我仍舊願意,幸福的疼痛有一種致命的誘惑! 它的鬼魅揮散不去,如同罌粟,明知道會越陷越深,卻仍舊拚命的享受! 與其在悲哀的現實中,倒不如將自己深埋,一直停留在那些歲月裡! 希望別有人把我叫醒,自己也不會醒來,永遠沉在那裡面…… 哪怕它們都只是安慰劑… 一日裡,自己醒來 或許那天中,一切都還是現在的樣子,還是悲哀! 一日裡,不再醒來 沉醉在裡面,享受著幸福的疼痛! 不再歸來! 喜歡的文字,痛徹心扉的淚水,是我在幻想著希望嗎? 不,不是,不是……當那一天我不在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