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6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冬日的午後,常常去附近的公園走走。 我所在的小城,是名副其實的小城。除了幾條街肆的熱鬧,熱鬧中透出的髒。鮮有可去的地方了。 有兩座小園子。一個是我兒時生活的地方,伴過我的童年,少年,一個是我的現居地,陪著午後的我。慢慢走向日落。兩處園子,似乎都跟我有緣,是小城對我的眷顧。 城郊外的園子略大於城內的那個,也新。還是不大,也就是近處人們散步的地方。冬天時,那些供孩子們遊玩的娛樂設施就都關閉了。偶有散步的,牽了狗。溜躂著走過,再就是我,閒來無事,總要去走走,或散步,或健身。 天氣不好的時候,園子裡便見不著人了,管理園子的那些人,縮在兩個敞開的門旁的小平房裡,屋裡生了火,四方格子的窗戶上,漾著一層霧氣。外面的人看不清楚裡面。卻是園子唯一可見的活物。 不是的,還有其他的生物。 一條人造的河窪,裡面藏了一些魚類。只是它們不喜歡探出水面,招惹那些調皮的孩子,便常常呆在深處。盯著水面看過,水不動,魚肯定是不動的。 再就是園子 裡面有些密匝的樹林處,有鳥落在樹梢,那是 人夠不著的地兒,它們悠閒的享受著人類留下的有限的寧靜。 還有我。有時候想,這園子是上帝造給我的。即使家居,也少不了與家人相處,友朋造訪。而這園裡,尤其是落過雪之後,竟是我一人之所了。 僻靜,安謐,走著走著,看眼前的景色迷濛,即將墜落的日也是恍恍惚惚的,和天地之間的區別,像一件舊衣裳的明處和暗處,少了分明的圖案和色彩。 除了頭頂的鳥叫,腳下沙沙的踏雪的聲響,人間的聲音在這裡就關閉了。 而此時,一場巨大的演出就開始了,我叫它做寂寞。天地之間,諸神紛紛出手,演奏著即興的樂章,既自由自在,無章無法,又琴瑟和鳴,美妙動人。在寂寞的誘惑下,所有的生物,存在於天地間的,樹跳著樹的舞蹈,草扭著草的秧歌“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這時候,你會發現,連那些新的舊的建築都是舞林高手;高堂,廟宇,演示著各自的輝煌和寂寞。迷濛中,分不清今人個古人。 我不知道今生我們有沒有過約定,抑或是前世,總之,你來了,你就是一切。你是我人生的導演,我是你一閃而過卻可以定格一世的場景…… 雪落在園子裡。我的園子,我的寂寞,在黃昏。我把自己的心掏出來,剪成雪花的樣子,揚在天地間,和雪花一起寂寞著,盛大著。 慢慢地,天地澄明,進入寂靜深處,一切物事不在,心擎成一個碩大的園,無邊無涯,無聲無色,無緣無結,天地為廬,人遁入其間,園耶人耶,已經不很分明了。 依然是走著,踽踽,卻充實,頂天入地。 想起張愛玲的話:人生如路,需在荒涼中走出繁華的風景來…… 小小的園子,讓我享足了一個人繁華,一個人的熱鬧。我對著寂靜,一揖到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