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潔白的雪花,以大地為背景銀裝素裹,江南的人們終於發現驚喜:搖曳的枝條上雪影重重,晶瑩蓬鬆的白雪錯落點綴在綠葉之間,煞是美麗。淡淡白雪之下,綠色的江南大地更加嬌俏動人。恍惚間,多了份柔美和清麗。人們可以在柔柔的世界裡找到與雪共舞的快樂和投入,讓心情在空靈中雀躍。 冬月天,雪花,靜悄悄地飄落著,時而,風呼叫著,像個野性的孩子,從大地上大把大把掀起皚皚白雪,向不會躲閃的樹叢和會躲閃的人群砸去。池塘裡的水、鄉間的田野、山頭林間,甚至飛翔的鳥兒、暢遊的魚兒、玩耍著的孩童們,到處都蕩漾著生機。淺白的雪,讓生活由萌芽到生長到日趨成熟,希望由此定格。 遠遠望去,整個江南都籠罩在一種雪的意境中。白雪就像沉悶色彩中的一抹靈動,讓人心醉。那一抹淺淺淡淡的白雪,煥發了強烈的生命力。透出來的自然是一種亦深亦淺的綠。山林、田野在白雪映襯下,顯現江南特有的清秀,又顯示出波瀾起伏的壯闊。目前薄薄的絮狀雪層上會參差地冒出綠盈盈的小草,就像給大地鋪上了毛絨絨的毯子。而在江南的大大小小湖泊中,淡淡雪影返照綠水,湖泊中生長著四季開不敗的小花,隨著水波蕩漾,與凝固的雪景形成了鮮明對比。 白,生命本色,不悔的追求。移動的,透出濃濃的綠意。一片白雪,淡淡地、散亂地延伸開去,鋪展開來,而一股強大的生命力卻在漸漸醞釀著。淺淺淡淡的白,是生命力的象徵,更是大自然煥發其博大生命力的前奏。古人說:花雪隨風看不厭,更多還肯失林巒。飄飄揚揚的雪花和那江南的雪白世界,甚至可以彌補人們不能盡享山巒綠樹的遺憾。不過江南人是幸運的。 愛雪,這似乎成了江南人的一個印證。記得在孩提時,我和一群小哥們一起,頂著冬天裡的雪,或漫步或奔跑樂趣無比。但是,那腳踏著厚厚的雪發出來的聲音,確是我迷戀的。咯吱咯吱的聲音,像音符一樣跳躍在大自然裡,長大後,倒再也沒有享受過。從某種意義上講,雪已經化做了江南的一種印記,成為人們精神的凝固,並得以傳承,讓人們去充分地參與和體會,感受和親近。 江南的雪總是那麼新鮮,它是江南的冬天裡開放的曇花,美麗且短暫。所以江南人,也總是要懷著賞花的心情看雪,對那忽然一夜間白茫茫的山野感到無比的新奇。因為這裡的雪,它生得很嫩,像小雞小鴨的雛兒的絨毛,很輕很輕地覆蓋在山野上,稍有陽光的觸摸,它們就承受不住,會溶為清清的水滴,洗出泥土上的新綠。 江南的雪總是那麼委婉,完全和北方的雪有著天壤之別。這雪,應著明媚的太陽,和著蔚藍的天空,是多少人的嚮往。這裡是乾淨的,沒有一絲被工業文明親吻過的痕跡,農村的樸實氣息在這裡充實無比,就如雪中一串串的雪印,被延伸開去…… 江南的雪總是給以純潔的媚態,風情萬種地裝飾著江南的冬天,美輪美奐,難以言表,這並不算很冷但還是冷著的冬天,經由時間的封存,卻能夠暖暖地裝在江南人的心裡,像那冷冰卻又熱烈的美酒。 江南的雪總是適合去回味,一次飄雪的造訪,便會給江南一種別樣的美。飄灑的白雪不光要做溫柔的女子,更需要陽剛和偉岸來抒寫江南的厚重。回味的是江南城市與生俱來的不羈和憂傷,幸福、甜蜜與希望。江南,正為下一個春天做好準備,在冬日裡期待春天的綻放……